蓝抑郁剂Lily

[海风]| 声声休

Arsyim .:

声声休


OCC预警。


/ 0


主持人问我,出道这些年就没有遇到心动的人吗?
上台前得到过允许,于是我清晰的回答,有。


秒针的硬冷声在每个人心里拨动,直到通过的音效欢快的我响起后,我像度过每个危机四伏的时刻带起有条不紊的微笑,我突然开始明白测谎游戏的魅力。


敛住脸上的笑意。此时台上的灯光只剩我身上的那束,如果最后一题回答出来,节目组的奖品美丽而危险。主持人坐在我对面的黑暗处,我听后一愣,下意识询问,“能见到她吗?”


主持人被我的反应逗笑,说看来我们谨言喜欢的人是前辈啊。
“平时不常能见到他吗?”
“也不是……”


我隐约听到许多的猜测,可心里几乎是下意识的出现了一个名字。手中的话筒被握的发烫,我犹豫了许久,开口说了句无关紧要的话。


“你昨天……梦见暴雨了吗?”



/ 01


我曾梦见暴雨,都是在与秦岚有过亲密接触后。说是亲密,无非就是牵手或拥抱。


我想过很多次。如果不是她与生俱来的亲切落于我在演技上的生疏,和她在戏外不加掩饰的关怀一同而至,或许我久久平静的心跳便不会如现在这般强烈的不可抑制。


这场旷日持久,被我自嘲成游戏人生的相遇,却令我发现自己身体和心内都有逃避她的意味,可是明显是我输了全局,因为当反应过来时,我的视线早已离不开她。


秦岚的温柔总是在细枝末节处令人发指的感受到她的体贴,我拍好一场戏如往常一样坐下,她有点突然的凑过来拍了拍我的椅子,说你垫个东西吧。


我受宠若惊,心里鼓噪如雷。却迟了几秒,笑着说不用啦。


我难逃她的温柔可这何能怪我,没有谁能拒绝这样的笑和这样强大的吸引力。


她也不再坚持,继续看手上的剧本。


我垂下头偷偷瞥着她侧脸,有那么一两秒,我开始羡慕窗外的光能够不被发觉的亲吻她的轮廓。


/ 02


我第一次梦见暴雨的那天,实际的天空是晴朗而明亮的。
我睁开眼睛时天蒙蒙亮,日光穿过我的指缝,我对着天花板发了半分钟的呆,坐起来换衣服。


我想起太过于真实的暴雨是如何在眼前变成风暴,从风暴又回归平静。冰冷的雨将我全身淋湿,我被丢弃在极尽白光的中央,无法分辨任何方向。


秦岚接过保温杯,目光停留在我的脸上,直到我发觉后害羞的捏了捏耳朵,才知晓她一直看了我许久。


“你怎么了?昨天没睡好吗?”
“也不算。”我迟疑了下,“就是梦到雨了。”
“雨?”
“恩。”我卷起两页纸说,“暴雨吧。”


昨天,她就是这样长久的盯着我没什么表情的脸,轻声细语的问小猴你没事吧?


我努力撑起个笑,怎么能解释自己总在想着她,我自个都逃避的问题,更何况她要为我解答难题呢。


我承认自己害怕与她对视。尤其是她用安静的、温柔的,犹如恋人般亲昵的目光望向我,拉近的距离令我想往反方向逃走,尽管她悄悄的握住我的手指裹在掌心,俯在我耳朵说着些只有我们才能听见的笑,绝大多数时候我为这样的时刻感到从灵魂中冒出的兴奋雀跃,像几只小鸟在心内欢快的跳伞,而也在某些瞬间,深切的感受到因为遥远而悲伤的距离,时时提醒着我不能上瘾。


我只好顾左右而言他,说秦岚姐,你怎么这么叫我。


她轻笑,声音极轻,我以为那是种无奈的妥协,怕她不这么叫我了,连忙换了个贴近她的姿势说,“秦岚姐,等会儿和小猴一起吃饭吧。”


秦岚往我这方向偏了点,安静的看了我一会儿。又是这样,我陷落一个危险而无限的柔软腹地,在当下无法逃脱,只能流转在她的眉眼间,企图窥明她细微的在意有我的成分。她靠近时,温度暖融融的,勾住了我的小拇指牵到我们的眼前,笑了笑,“恩。”


/ 03


那段时间里有人问我,和秦岚搭戏时是什么感觉,脑海中晃过她的眉眼,我低下头笑的害羞,说她真的很好看。


其实不止,她的优点是我几天几夜也数不完的。


任何人想要和秦岚熟络起来很容易,我更加庆辛的是自己的性格与她意外的合拍。


一次拍戏的空隙我们一起讨论剧情,混杂在帝后与傅璎间的情感冲突中我装作困惑的拧着眉,犹豫半天说可是这样看来璎珞更在意的人是皇后吧。


秦岚拿着剧本笑出声,旁边路过的工作人员听了这话也点头表示赞同,她突然伸出手捧着我的脸认真的端详。
于是时间就被停滞住。她就是我的时间。
“璎珞,你是本宫的人。”
我哑然,笑的灿烂,心下有多欢喜无人可知。不过是她的玩笑而已,我竟想当了真。


她后来问我,“那你自己呢,喜欢什么样的人?”
我装作想了很久,全程没敢看她,说不知道。
可能是紧张作怪,补了一句。
“大概温柔一些的吧。”


每次与她有简单的视线交流,那个当下我紧张而庆辛,感觉到一种信任的坚固在我们之间开始建立,亲密的信任。而某种类似于老式怀表上跳动的机制,持续而稳定的成为了我脆弱的神经。


这是个可怕的认知,因为我害怕她无意识或有意识的靠近,也就说如果她靠近我,我会有一种类似过敏的感觉。亲密无间却得隔靴搔痒的朋友,大概就这样吧。



/ 04


我想逃,尽管我渴望她。



/ 05


我们在一同出游时聊起最想旅游的地方。


我们约定过一起去某个海岛,观海吹风,看日出。


“为什么不是日落?”她问。
“你喜欢什么?”


我想了半天,话头到了嘴边又压下去,反而问她。


秦岚想了想,说都好吧,如果是日落就想和别人一起看。
“两个人一起看日落好像很浪漫。”
于是我鼓起勇气笑嘻嘻的伸出小拇指,得意的晃着手。
秦岚说过,有时候觉得自己的小猴像个小孩。我想既然她总是笑着说这句话,那总不会忍心拒绝我。
然后,她拉过我的手盖了章。



/  06


那年宣传期过后,秦岚和我都各自忙碌,我偶尔忙到忘记思念,在短短几分钟空闲时怀念与她在一起时光的力量用力抓住我,把我丢进当初没完没了的暴雨里。


湿漉漉的天光里,我的梦境里,我的暴雨里。我看见了秦岚。


我确实和她做过了许多我与他人都不会做的事,她留给我的记忆都是或热烈或温润的美好浪漫。


而岁月像放烟花。


我迟迟不敢往前一步,静静的看着他人往前进了一步。她私下告知我有过心动却觉不适合,但仍然在徘徊。


那你对我有过心动吗?我想问。


秦岚看着我发愣,老生常谈的,先逗了逗我下巴,再说我的小猴最近心事重重的,不开心就一定要说,我们可是好朋友。


我苦笑应了声好,又听见她问小猴真的没对谁心动过吗?
“以前你总说喜欢温柔的人。”


我怔了一下,这次竟出口说有。


“她很温柔,对我也很温柔。”我低下头看鞋尖。
“那你告诉他了吗?”


我重新注视她,点了点头。
“可她不知道。”


我突然笑出声,不好意思的捂住嘴。只怕有其他声音再冒出嘴边。


她不知道我的喜欢。她总当我开玩笑。


/ 07


一年后我与剧组一个男性朋友一起逛街被拍到,铺天盖地的绯闻消息卷袭而来。


每遇此事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要解释,向世人向舆论或者……心内还是最想和她解释?


我不知道。


事态慢慢恶化,我登上微博的次数越发频繁。而关掉后又绕进密密麻麻的乱线中,我一点都理不清。


我戴着口罩去附近的商城买了衣服和几支护肤,走在零星几人经过的公园里抬手拍下夜空。我想发微博,却想起无法实现。


我摘下口罩上楼,电梯坏了有段时间,正在维修。声控灯不至于令我害怕这一路黑暗。我慢慢走着,脚底的漩涡像沙漠中的风暴来袭,流沙缠住我的双腿往更深的地方拖去。


—— 秦岚。
无端想起她,无端冒出她的名字。而此时握在手心中的手机突然隐隐发着光,像一荒芜的沙漠安静的开出花。


我把袋子换到左手,视线内,是秦岚的名字平静的映在我微微发红的眼眶下。
屏幕亮了有多久,我便站在楼道间有多久。灯光不再亮着,黑暗也未使我再害怕。短信一条条进来,无须看——虽然我想看,我知道她说了什么。


那些安慰,关心,温柔,她的语气我能想象的出来。她的爱抚,她靠近时淡淡的香气,她皱起眉头仍旧微笑。我都还记得。


我揉了揉眼睛,又一条信息窜进来,


——“我希望你知道,如果我现在就在对面,那就是在等待你。”


我为这样的承诺红了眼眶,哽咽着别过头去。


—— 可是我的爱人,心中的爱人。你已经得到了我所有感伤的瞬间,所有怦然的缘由,难道你始终没看出什么,也未曾了解我若即若离的悲伤。我始终徘徊在你身边,纵然美好化为零星的碎片,亦难平我意中深情。


我多想这一次我能够抓住些什么,我必须抓住些什么,那些匆匆流逝的东西我努力的攀爬只为到云端的一隅。


我蹲在地上,脚也麻了。她的声音,突然穿过黑暗,像是绵长的海岸线旁温柔的海浪推至我的耳边,像用亲吻的方式呼唤我的名字。


我呆呆的站起来,呼吸是慢的,任何声音都不存在,没有意义了。我的手和脚是坏掉的,我的喉咙是坏掉的,维持平衡的螺丝松掉了。
我突然像个失效水闸疯狂涌出眼泪但未发一声,直到她把我抱进怀里。


她那样的好,我忽然想起,我是喜欢她的。我这样这样的喜欢她。这样的。



可是我忽然愿意永远都不再说了。




/ 08


灯光全部暗下。
我在黑暗中悄悄的动了动嘴唇,无声的念出两个字。
灯光亮起后,抬头故意装作颇有些委屈的嘟着嘴。


主持人说好可惜阿,最后一个问题了。
我才不傻,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笑嘻嘻逃过最后一道题。我在心里却庆辛自己忍住了一切
我歪着头语气欢快,“会有机会再见到的。”


节目组在每个失败的挑战后都会多准备一个问题,问我的则是关于没有实现的梦想。


扣着话筒,我思考了很久。
“以前,曾和我的一个好朋友约定去海岛玩。但最后是我一个人去的。”


是了。后来我独自去过海岛。当我决定割舍这一切。


不过我始终没有告诉过她,关于一个人看日落的感觉。
关于看着那轮金红色的浪漫颜色弥漫在海平线,明明铺满视线却又觉遥远,明明亲密又觉陌生,直到在眼底终于消失。


蓝色的海终于被黑暗吞噬。


我惊觉胸口疼痛,反应过来泪流满面。我在风声里掏出手机,风把我的头发吹的凌乱,我拍下眼前的海岸。喉咙里渐渐发出哽咽。



“会不会觉得没有实现梦想是一件很可惜的事?”


“已经不会了。如果曾和别人一起约定过,即使一个人完成我仍会笑的开心。因为我一个人,完成了两个人的梦想。”


当我说完这句话,面前的主持人犹豫的神情令我困惑,我偏了偏头,看到夜里窗户反射出镜的光芒,我的表情看起来真是不太明朗。


我努力对镜头挤出一个笑,我知道游戏结束了。


而我漫长的暗恋,也结束了。




/ 09


秦岚某天难得有休息,考虑着用有趣的综艺打发时间,她想起好友推荐过的一个节目,修长的手指随意滑着屏幕,突然停住。


她选择了吴谨言的那期,大概在一周前。


镜头里的她仍旧可爱,至少在自己的眼里,她还是有着当年的影子。
但的却是更符合综艺的风格了,能能流利的接梗抛梗,发言更加沉稳。


都是看的出来的进步,秦岚窝在沙发一角笑的欣慰。
也是好久没有和谨言见面了,太想念了。


她看的认真,也会被吴谨言细微表情牵动,陷入片刻沉思。也会因为她的俏皮而笑弯眼睛。


直到测谎游戏到了最后。


镜头前的吴谨言被主持人调侃后她尴尬的笑着说也不是不常见面。
“好像没什么理由找她。”
秦岚眨了眨眼睛,好像又点发酸。


而时间开始倒数,镜头里的她在唯一的光亮里,头顶温柔的光晕。静静的握着话筒,看向镜头。


秦岚觉得,吴谨言正看向自己,轻声的问。


/  0


“你昨天,梦见暴雨了吗?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.
第一篇海风文。请多关照。
其实这并不算结局,算个开放式结尾。如果被猜到,如果突然明白真实的欲望,或许就会有转机呢?


晚安。



评论

热度(48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