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抑郁剂Lily

【叶昭x柳惜音】读档14

叶柳氏啊,能让柳惜音看到真好

钟之:

肥来了




十四、


耳边的声音一下远了,只剩眼前电视的画面里,墓碑上并列刻就的两个名字。


叶昭,叶柳氏。


柳惜音恍惚中以为是自己看错了,她揉揉眼睛。


可碑石纵然饱经风霜摧残,满布岁月侵蚀出的斑驳痕迹,但那两个名字的刻痕依旧深,白云苍狗,沧海桑田,即使千年时光,也没有抹去一分一毫这其中想要彰示的事。


——柳惜音是叶昭的妻。


她是...阿昭的妻?


秋水正要收回在柳惜音身上停留已久的视线时,猝不及防让柳惜音转过来的目光揪了个正着,背后有股小小寒意炸开,她嘴角动了动,面上仍然是一副不动声色的模样,甚至还微微笑了一下。


“柳小姐?”


柳惜音的反应则有些奇怪。


直勾勾盯着她,然后过了一小会,视线就开始在她和电视画面之间逡巡,眼神里透出某种急切。


“你对这个纪录片..似乎也很感兴趣?”


这实在有些出乎秋水的意料。


她不是吃饱了没事干特意跑来叶昭家看纪录片,这纪录片的内容能否引出一个她预想的反应,才是她在意的事。柳惜音这个人扑朔迷离,来历连苏意去查也查不出,偏偏叶昭对这些全盘接受,很是痛快,虽然想想有可能是她的确知道些什么,但谨慎总没错,起码得弄明白她是不是蛇哥那边的人。


如果是,再看着这座墓,一定会有与常人不同的某些反应。


可现在,不太寻常是不太寻常,但跟秋水设想的不太寻常又有所不同。


柳惜音这样..似乎在,求证着什么?


“...叶柳氏?”


秋水敏锐听出了话音里的微弱哽咽,她愣了愣:“..叶柳氏,怎么了?”


“是叶柳氏?”


“是,叶柳氏啊”


“与...叶昭合葬的,叶柳氏?”


这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吗?


秋水心底纳闷,明明纪录片就在那。


“对,合葬的叶柳氏”


柳惜音神色有一瞬震颤,她似乎被抽空了气力,软软倒在靠背上,双手绞紧。


“怎么会..合葬在一处呢?”


阿昭喜欢的人不是夏玉瑾吗?百年后为何会抛下他呢?


“这个问题大概得问那位叶将军本人,不过都猜叶柳氏可能是将...将军的心上人”


秋水念出将军两个字时结巴了一下,她脸色僵了僵。


将军的心上人,说出口的感觉可真是有些微妙,明明此将军非彼将军。


“心上人?那她嫁的南平郡王呢?没记错的话,史书记载两人感情甚笃”


像小猫儿一样安静蜷着的苏意忽然插了一句,说话时的声音也轻轻的,有种懒洋洋的味道。


秋水看她一眼,眼角弯了弯。


两人都没注意到柳惜音的手又绞紧了几分。


“都是一千多年前的事了,谁知道到底怎么回事”秋水耸肩,用手撑着脸,而眼前的电视画面里,考古小队已经进了阴暗的墓道“但猜测也不是空穴来风,叶将军立叶柳氏已经算给了名分,况且古人对身后事看的相当重,然而感情甚笃的郡王可没陪她躺一座墓”


苏意托着下巴沉吟:“那要是真的,确实有些可敬又可怜了


“嗯?”


“同为女子,给了名分,可敬,但死后的名分,难道不可怜吗?”


她说着说着悄悄看了一眼在厨房低头忙碌的秋华:“迟来的心意,那个人还能收到吗?”


秋水侧头就看见苏意的目光黏在秋华那儿,不禁抖了一下,再侧过去一点,眉有些惊讶的向上挑。


柳惜音也在看厨房,显然,她看的不是秋华。


秋水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,把苏意眼中的缱绻错看到了柳惜音那儿。


但不是幻觉,柳惜音的缱绻远没有那么纯粹,里面还混着一分恨,三分疑惑,复杂极了。


她们还错过了别的故事吗?


“说了这么多,现在真的..很好奇,叶柳氏是谁呢?”


秋水渐渐发散的思绪并没有因为苏意突然杀出来的话而暂停,她盯着柳惜音,这次毫不遮掩,柳惜音回头的时候也没有半分要收回视线的意思。


“到底是谁,应该是找不到答案了”


“这座墓也给不了吗?”苏意不解。


“里面有空棺,还让那帮盗墓的霍霍搜刮了一通”秋水拧着眉,沉声说。


“还能找到什么”


柳惜音蓦然看向秋水,眼眶微红。


她们的目光正好对上,秋水眨眨眼,看着那一点点红慢慢加深扩散,而往下,柳惜音素白的手指抚上了那个造型颇为奇特的蛇型戒指。


“盗墓..的?”


秋水感觉头皮炸了一下,她咽了咽喉咙,缓慢点头。


柳惜音的声音和语气都十分平静,平静到吐字都无比清晰,清晰的过了头,像是...淬了火开了锋,带着寒意。


和一丝丝难以察觉的杀气。


“他们盗了..这座墓?”


秋水继续点头。


柳惜音敛眸,沉默下去。




“姐,你刚才说什么了?”


秋水坐在桌边,手不安分地敲着大腿,秋华摆着碗筷,凑过来小声问她。


“说了那座墓,还能说什么?”


秋华偷偷瞄了一眼客厅,叶昭正站在柳惜音身前,弯腰说着什么。


“柳小姐..不对劲吗?”


秋水听完叹了口气:“不对劲,但不是你想的不对劲,我都有点糊涂了”


“不是我想的不对劲?那还能有什么不对劲?”


“...一时半会说不清楚”


她撇了撇嘴。


叶昭弯腰试了好半天都看不清柳惜音的表情,柳惜音头埋得很低,手紧紧攥着,细看能看出在轻微颤动。


“..刚才说了什么?”


她干脆蹲下来,一抬头就是红通通的一双失焦的眼睛,显得有些空洞。


“是说了什么..让你不开心的事吗?”


那双眼睛动了一下,接着缓缓向上,叶昭的脸一点一点映入其中。


万般滋味瞬间涌上心头,细细密密缠绕在一起,直让柳惜音透不过气,她伸手,握住叶昭手腕。


“叶柳氏...合葬?”


叶昭的思绪顿了顿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。


叶柳氏...柳...


柳惜音。


“..嗯”


她张了张嘴,最后却只发出来短促的单音节。


一个尘封作古的人,一个是活生生在眼前的人,她们所拥有的名,叶昭从来没想过...会有什么联系。


“还有...盗墓?”


蛇哥盗的墓是秦代女将叶昭的墓,也就是柳惜音口中阿昭的墓。


叶昭恨不得拍拍自己的脑袋,听听有没有水晃荡的声音。


一切在她这好像全部割裂错节了,秦代女将,叶昭,阿昭,柳惜音,通通串不起来,因而秋水要试探的时候,她...没觉得有哪里不对。


“是,墓..被盗了”


那些缠绕在心上的情绪通通化成了眼中腾起的水雾,再一滴滴落下来。


“他们...拿走了什么?”柳惜音握紧叶昭的手腕。


叶昭迟疑着,她让簌簌落下来的眼泪砸的心乱。


“目前知道的,佩剑,银面...还有”


话戛然而止,等了一会,才重新接上:“一方帕子”



评论

热度(259)

  1. 蓝抑郁剂Lily钟之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叶柳氏啊,能让柳惜音看到真好